即使遭川普抨擊也不該畏縮!克魯曼:Fed應開始降利率

Home / 全球新聞 / 即使遭川普抨擊也不該畏縮!克魯曼:Fed應開始降利率

即使遭川普抨擊也不該畏縮!克魯曼:Fed應開始降利率

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。圖/路透

改變才有機會! 林金結力拼翻轉土城三峽

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(Paul Krugman)認爲,美國利率不久後可望降下來,並且至少降到今年底,因爲調控短期利率的聯準會(Fed)如今已有充分理由降利率,也許不是今天或明天,但降息時點快了。

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指出,Fed從2022年3月開始調高利率,聯邦資金利率已從幾近於0%大幅調升至5.5%,現在是Fed開始反手降息的時刻了。他寫道,過往升息是否升得太過火,還有得爭辯;但「往後降息的理由非常強」,他希望Fed能據此「付諸行動」。

基於經濟考量 Fed現在該開始降息

先談美國經濟現況,那理應是Fed利率決策所依循的唯一依據。

之前Fed爲抑制火熱的通膨,而連番升息。由於Fed偏好的基礎通膨指標–核心個人消費支出(PCE)平減指數–當時竄升到遠高於2%目標的水準,Fed在2022年3月啓動升息循環,之後持續升息,到2023年中才喊卡。大幅升息的目的是爲了讓過熱的經濟降溫,以確保能壓制通膨。

結果,美國經濟降溫幅度不大,至少以常用指標衡量是如此,例如失業率至今仍接近50年低點。不過,通膨確實已陡降,過去六個月來,核心PCE平減指數年增率已減緩至1.9%,「低於」Fed的2%目標;較複雜的指標也接近2%。基本上,克魯曼宣稱,美國抗通膨之戰大致已經結束。

云惜颜 小说

既然已經戰勝通膨,爲何還把利率維持在高點?此刻,美國勞動市場看來與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夕的水準非常接近,失業率及其他市場指標(像是勞工辭職率)都很「熱」,跟2019年尾的情況相仿。現在,Fed預測未來一年通膨率僅「略高於」2019年的水準,但目前聯邦資金利率(即Fed直接控制的利率)爲5.5%,遠高於2019年的1.75%,實難找到好理由自圓其說,解釋利率爲什麼還必須維持在這麼高的水準。

的確,高利率至今尚未引發經濟衰退,但只是「尚未」。已有跡象顯示經濟疲軟,Fed理應設法採取行動防患於未然。克魯曼呼籲:「現在是開始降利率的時刻。」

大選年政治壓力 是否阻撓Fed爲所當爲?

然而,雖說Fed利率政策「應該」只取決於經濟,但現實情況可能並非如此。克魯曼指出,一大顧慮是Fed不知是否準備好面對2024總統大選年的政治風暴,也不知Fed能否承受得住要求把利率維持「更高、更久」的政治壓力。據他研判,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與其支持者必定會尖聲抗議,痛批Fed即將啓動的一波降息是意圖暗助現任總統拜登連任的陰謀。

全家便利商店草莓季第二發!Let’s Café×Häagen-Dazs「巧莓可可」溶入整支雪糕太誘人

降利率確實有政治意涵,對現任總統(目前是拜登)有利,但原因或許與衆人認知不同。

克魯曼解釋,11月選舉登場時美國失業率或經濟成長率會是如何,難以逆料;但因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影響會間隔一段時日纔會顯現,所以未來數月即使Fed降息,降息效應也不會立竿見影馬上反映在就業或經濟數據上。

話雖如此,克魯曼說,以平常標準衡量,拜登任內的美國經濟表現已經「非常好」,不僅就業成長紮實,通膨也正大幅滑落;如果Fed降利率,將進一步協助美化拜登的經濟政績。降息將向社會大衆傳達一個訊息:通膨真的已控制下來。而且,在其他條件不變下,降息也將助漲股價,房貸利率也會隨之降低。

基於此理,川普陣營想必會嚷叫Fed降息是出自於政治盤算,而非經濟考量。諷刺的是,現任Fed主席鮑爾正是川普擔任美國總統時的欽定人選。

Drone and Remilia

從川普的過往紀錄研判,可確定川普定必將指控拜登「試圖操縱Fed」。打從前美國總統尼克森1972年施壓Fed維持低利率(或許種下日後「停滯性通膨」禍根)以來,白宮就立下尊重Fed決策獨立自主的傳統,但川普在2019年打破這種傳統,公然抨擊鮑爾與其Fed同僚是「笨蛋」,並要求Fed把利率降到「零,或更低」。

NBA/輸到捶椅洩恨 字母哥怒批:這表現我都想噓

因此,克魯曼推測,這一回,川普必會猛批Fed降利率,只是不知Fed會如何反應。

鍾小平找鄧家基站台再打藍白合 吳沛憶合體王義川掃街

包括紐時專欄作家柯伊(Peter Coy)在內的一些經濟評論員猜測,Fed或許會對降息裹足不前,唯恐遭川普指控意圖協助拉擡拜登選情。對此,克魯曼表示,但願Fed官員明白,若任由自己遭霸凌若此,而畏懼去做理所當然的事,那將是有虧職守。

投票日倒数3天拚气势 蓝绿车队花莲走透透

转职潮 人力银行:履历157万笔创新高